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陈东升:长寿经济的供给与需求

本文选择泰康保险集团CEO陈东升的新书《长寿时代》,节选自第五章《长寿经济 海阔天高》。

 

泰康保险集团认为:长寿经济是指由老龄人口参与的所有经济活动及其连锁反应的总和。随着长寿时代的到来,老年人退休后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意愿正持续增强,并持续挑战老年人是社会财富消耗者这一传统认知。老年人有望成为长寿经济的主导。

 

image.png

 

长寿经济的形成与发展,本质上是老年人占比上升后,对经济活动中的供给和需求进行改造,进而形成的新经济形态。这一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逐步发展的过程。20世纪中后期,工业化国家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老年人口占比的提升使得社会需求结构发生了重要的转变,例如日本经济中与老年人刚需相关的产业不断发展。然而,在这种状态下,老年人更多扮演的是消费者的角色。长寿时代的来临必将呼唤出崭新的、更适老的长寿经济。届时老年人将不仅仅是需求者,也会主动参与社会生产过程,扮演生产者的角色。

 

未来老年人将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改造长寿经济。从需求端看,在长寿时代,老年人的数量增加将进一步推升老年人的需求,带动大量新产品和新服务的形成与推广,尤其是那些采用技术创新的产品和服务,以直接、间接的方式形成和改变市场,创造出新的需求。从供给端看,老年人在过了退休年龄之后继续参与劳动力市场,继续工作或创业,继续赚取和支出工资,创造了新的供给,对经济活动的贡献持续增加,并推动经济增长。在长寿时代,我们不能以传统的年龄划分来看待老年人的工作状态与需求。

 

与此同时,另一个同等重要的变化是,数据时代的到来正在不断降低老年人参与经济活动的门槛。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大数据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进步,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还通过与传统产业融合,创造出如带货主播、视频up主等新业态、新模式,创造了崭新的数据时代。我们认为数据时代将为长寿经济的形成助力,赋能老年人继续参与社会生产与价值创造,挖掘潜在的老年人力资本价值,而这一过程也将创造出由老年人主导的、不同于前两次人口红利的新一轮人口红利,即第三次人口红利。

 

老年人成为长寿经济的主导

 

长寿时代,人们的预期寿命持续增长,在这一过程中,健康预期寿命也相应延长。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人口的预期寿命和健康预期寿命分别为73.5岁和63.5岁,较1990年分别延长了8.1岁和6.6岁。

 

健康状态的改善提升了老年人的工作意愿,许多保持健康状态的老年人在退休之后仍然有继续工作的愿望,而财务状况并非唯一原因。例如,一项由美银美林参与的研究表明,在老年人的工作动机中,保持精神活跃也是老年人工作的重要原因,在调查中,选择“保持精神活跃”的老年人是选择“金钱”的2倍。这些证据都表明,未来老年人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时间将延长,劳动力供给水平将提高。在这一背景下,老年人的社会身份将出现一次重大转换,即从纯粹的消费者转变为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结合。

 

与此同时,平台经济和雇用形式的多元化也有利于老年人在劳动力市场中扬长避短。在工业时代,员工主要是和企业签订长期合同,全职全天候地工作,但在数据时代,平台经济的重要性不断提升,灵活的雇用形式更加有利老年人参与到社会生产活动中。例如,移动互联网经济已经催生出以独立律师、独立媒体人、独立设计师、网红主播、自媒体大V等为代表的灵活工作形式。在头部短视频网站,包括济公爷爷游本昌、网红教授戴建业、罗姑婆、北海爷爷等一批中老年网红涌现出来,他们个性鲜明,树立了与年轻网红迥异的形象,很多年轻人在这里汲取经验与知识,不少老年人也在这里找到归属感。泰康之家长寿社区中也有一批拥有自媒体账号的老年居民,他们创造的内容颇具价值,如93岁的宋词老师钮女士和为居民讲解火星探测知识的陈先生等,相信他们也有潜力成为长寿时代的新兴网红。

 

未来灵活的雇用形式可能会更加常见,经济学家称这种现象为零工经济(gig economy),指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从事非全职工作,并且公司也日益依赖非全职人员来完成业务的一种经济和工作形态。对于老年人而言,这种工作方式在时间上更加灵活,也能让他们可以更加专注于自己擅长的内容,从而充分发挥其在专业领域的高人力资本和充足经验的比较优势,不用担心因为体力劣势和健康问题失去工作机会。

 

技术进步有望弥补老年人体力不足的劣势。一般来说,相比年轻人,老年人的优势在于学识、经验丰富,但在体力和精力方面则处于劣势。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老年人的生产率随年龄下降的趋势将会变缓,在许多情况下,甚至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上升。例如,宝马为了留住技术熟练、经验丰富的老龄工人,改造生产线、创造合适的工作环境以便让其继续工作。2011年新生产线应用于其在德国丁戈尔芬(Dingolfing)的一个大型新工厂,该工厂完全由50岁及以上的工人运营。为了适应老龄化的特点,生产线上进行了许多适老化改造,比如在办公室配备缓解身体疲劳的智能工作椅,在车间里铺设有利于膝关节的软木地板等。宝马的管理者还表示,“老员工生产线”与年轻员工主导的生产线效率相当,甚至还有优势。这表明,只要进行适当改造,老年人的经验将会提高生产效率。此外,宝马、奥迪、大众等各大汽车制造商均在试验可穿戴机器人——外骨骼,通过减轻关节负担并增强力量来提升老龄工人的生产力和竞争力。在知识密集型行业,这种现象将更为明显。长期的经验和培训造就了人力资本更高、经验更丰富,因此更有价值的员工。

 

老年人的人力资本优势在未来将发挥更明显的作用,这种改变将有利于老年人持续参与劳动力市场。当然,维持较高的人力资本优势也需要不断学习,更新自身的知识结构,以更好地适应未来的变化。

 

用好长寿人力资本

 

过去30年,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获取知识的便捷程度不断上升,人力资本积累的效率也不断提升。未来,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人类获取知识的方式将更加多元,更加高效。

 

数据时代将帮助人们更方便地获取知识,提升人力资本。当前,技术和产业快速迭代更新,在长寿时代,人的一生可能会经历多次产业和技术变革,终身学习、不断迭代升级自身技能将成为一种刚需。然而,脱胎于工业时代的分科治学、讲授知识的教育方式越来越难以适应数据时代人们对知识和技能的需求,数据时代将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有效思路。当前的教育模式更类似于一刀切,在数据时代,人们将会基于自身的实际问题和学习特点,建立一套线上线下融合、个性化、精准的学习方式。学习内容也将不仅仅局限于专业机构编写的教科书,而是将涵盖特定技能传授、行业经验方法,以及针对特定问题的一揽子解决方案等新型教育内容。

 

老年人可以更好地利用自己多年来积累的人力资本,并做好知识和经验的传播。我们已经看到,国外许多传统制造企业通过改造生产线、创造合适的工作环境等方式,保障技术熟练、经验丰富的老龄工人继续工作。近年来,中国积累的“工程师红利”正在逐渐释放,而拥有这项红利的一代人未来将伴随人口浪潮率先进入长寿时代,未来工程师红利和长寿时代结合,能够为中国经济持续提供增长潜能。老年人甚至可以创业,将自己一生积累的人力资本充分发挥,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根据牛津经济研究所和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的研究,在美国,50岁及以上人士的创业率最高,约为20多岁人士的2倍。2005—2015年,50岁以上的老年人创立了美国近1/3的创业企业。

 

同时,经过一生的人力资本积累,老年人也比年轻人具有更为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在美国电影《实习生》中,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老人在退休之后对过去的职场生活无比怀念,做出了重回职场的决定,并成为一家初创企业CEO手下的实习生。在剧中,虽然老人的身份是实习生,但是一生积累的种种经验使他能够帮助这位年轻的CEO处理工作、生活乃至家庭中的种种矛盾和问题,并和这位CEO成了忘年交,这家企业的经营因此蒸蒸日上。这部电影反映了老年人在人力资本上的优势,并且清晰地表明老年人可以通过传播知识和经验为企业创造价值。

 

除人力资本外,老年人一生积累的房产等实物资本也将为老年人参与长寿经济提供重要机会。随着成年子女搬出原生家庭,老年人居住房屋的空间通常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近年来,以爱彼迎(Airbnb)为代表的网络预订民宿的兴起,为老年人充分利用自己的房屋,获得更多收入,打下了重要基础。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中提到,他的一个朋友曾在泡沫经济时期在箱根町购买了一处住宅,但是事实上他一年之中在那里居住的日子屈指可数,却要缴纳不菲的维护费和固定资产税。后来他将这栋房子放到爱彼迎上接受预定,一年收入可以达到90万日元,扣除30万日元的保洁费用之后,依然有60万日元的剩余,可以用于改善自己的生活。老年人相对年轻人有较多资产的优势有助于老年人更好地适应长寿经济。

 

长寿时代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消费环境

 

长寿时代,老年人通过需求端也会对经济产生明显影响。首先,长寿时代老年人口占比将上升,老年人在经济活动中的话语权越发增大,这将进一步促进老年人消费市场的发展,为相关企业提供广阔的成长空间。美国学者丹特在其著作《人口峭壁》中指出,由于人口老化带来的主要趋势集中在自主性医疗与健康、养老院与辅助生活设施、健康与人寿保险、退休与金融规划、上门维修服务、便利店与药店、药品与维生素、市中心联排别墅、有活力的养老社区、房车等十大领域,这将倒逼企业适应新趋势,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上述趋势已经反映在企业的微观行为中。日本东京江户川区的永旺购物中心正是这样一家企业。这家商场成立于1982年,但在2013年,为了适应老年人越来越多的现状,商场将4层专门改建为面向老年人的购物、休闲、健身一站式体验中心。为接待早起晨练的老人,商场7点开业,7点15分开始集体健身课。老年人可自行选择课程,课程结束后可以排队打卡,累积积分还可以兑换礼物。同层还设有护膝和徒步手杖的售卖点。为了方便老年人购物,永旺的手推车经过了专门的设计与改良,车体重量比普通购物车轻了至少30%,同时在推手旁边设有独立弯钩,方便老人挂包或者购物袋。超市的食物以小份装为主,成分少油少盐,主要针对老年人食量下降、“三高”问题较多的特点。此外,这里还售卖老年人耳机、助力车。商场还设有康复中心,为需要康复性物理治疗和认知辅助的老年人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乐器演奏室以及各类运动室也应有尽有,许多老年人颇爱这里的演奏活动,来学习新的乐器,弥补年轻时的遗憾,所以旁边的乐器行生意很好。永旺购物中心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因为它的转变代表的不仅仅是一家购物中心的变化,永旺和其售卖的所有专供老年人使用的产品和服务,联结起大量企业和从业人员,反映了老年人经济活动增多对经济发展产生的多重影响。

 

从消费发展的路径看,未来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会不断增强。有投资机构研究美国和日本的经验发现,一国的消费特征通常和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密切关系。人均GDP在5000美元以下时,大众消费主要以满足需求为主,消费者对品牌和品质的重视程度不高。人均GDP为5000~20000美元时,处于品牌化消费阶段,消费者更加注重消费品质,对品牌的重视程度也不断提升。当人均GDP达到20000美元以上,消费开始回归理性,追求品质化、个性化和性价比。这一过程对中国而言也有重要的参考意义。我们此前对老年人的消费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老年人的消费力不强,有效需求不足。这可能是因为我们观察到的这一代老年人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物资相对匮乏的时代,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养成了压抑消费需求的习惯。但在未来,新一代老年人将会更加关注自身的消费需求,同时由于财富累积和劳动参与度的提升,他们的消费能力也相对更强。

 

当前这一趋势在我国已经有所体现。专注老年行业商业创新的商业研究机构AgeClub的研究报告表明,50后、60后进入退休阶段,他们在心态上从以家庭为中心向以自我为中心转变,有充足的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也有相对宽裕的经济基础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地追求自我。他们不仅能够接受网购等新型生活方式,而且在舞蹈、书法等细分领域也体现出了明显的付费意愿和能力。阿里巴巴发布的《银发族消费升级数据》表明,60% 的50岁以上女性会通过网络购买化妆品,且年平均购买次数为6次;线上老年人群每年人均购买5条丝巾,为不同场合进行衣着搭配。阿里巴巴发布的另一份报告《2019 年黄金周消费报告》指出,2019年黄金周前三日,去医疗美容机构进行口腔护理、医美手术的中老年人较2018年增长近2倍。可以说,老年人在多个消费领域都体现出了较为旺盛的消费能力。

 

数据时代将全面提升社会

满足老年人各层次需求的能力

 

未来老年人对信息技术的适应力也会明显提升。当前我们经常看到老年人对信息技术难以适应,这是因为当代老年人大多是数字移民,对信息技术存在一定程度的学习和适应困难。但未来老年人对信息技术的适应力将大大增强,因为下一代老年人从年轻时期就频繁使用信息技术,可以看作数字原住民,学习和适应的成本自然下降。同时,由于公民整体教育水平的提高,以及获取知识便利度的上升,未来老年人学习新技术的速度也会更快,更能适应数据时代的新变化,这使得长寿时代的老年人的需求能够充分释放。此外,技术本身也会不断迭代进化,更加利于全年龄段人群使用。例如,非文字方式的操控方式逐渐普及,大大降低了老年人对新技术的学习成本。根据蔚迈(Wavemaker)于2019年发布的《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潜藏价值》系列报告第一篇,此前3年,60岁以上的天猫用户数量增长1.6倍,2018年50岁以上的支付宝钻石和铂金会员用户数量较上一年增长159%。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正在熟练地使用移动互联网的各项服务。

 

数据时代会全面提升社会满足老年人各层次需求的能力。20世纪4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从人类动机出发提出了需求层次理论,强调人的动机是由人的需求决定的,并将人的需求由初级到高级分成了五个层次,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归属、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为简便起见,我们将前两类需求简化为基本需求,后三类需求简化为高级需求,我们认为,数据时代将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基本需求和高级需求。

 

在数据时代,老年人的基本需求如衣食住行等方面都将被更好地满足。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在工业时代形成的出行和居住模式可能将被打破。在出行方面,未来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将为老年人出行提供便利。随着年轻人口占比的下降,司机群体中老年人的占比不断上升,而年长者由于反应速度下降,驾驶安全隐患不容忽视。日本一家调查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日本75岁以上的高龄司机达563万人,据推算,到2020年将增至600万人。高龄司机导致的交通事故不断增加,2018年75岁及以上的高龄司机引发的死亡事故为460起,创历史新高。自动驾驶技术将为应对这一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方案。

 

image.png

 

居住方面,智能家居将更加广泛地应用于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改善老年人的居家体验。当前,基于语音交互的智能家居已经获得了一定成功,以智能音箱为最主要的入口,通过安装智能开关等设备将传统家电改造为智能家电,人们已经可以通过语音控制灯光、家用电器等家居设备。回到家中,仅需通过简单的几句话,就能控制大多数家庭设备,这将给老年人提供巨大的便利。未来,更多家居设备可以进一步进行适老化改造,从而更加方便老年人的使用。例如,老人独自坐在沙发上很容易睡着,长期如此容易对健康造成伤害,智能沙发将监测老人的状态,当老人进入睡眠状态达到一定时间后,沙发上的压力传感器会自动发出提醒,让老人回到床上睡觉。

 

此外,数据时代也能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娱、教、医、养等高级需求。长寿时代,老年人不仅寿命延长,而且还希望可以享受更有品质的、不断提升自我的生活。老年人对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与日俱增,但是相关服务的供给远不能满足老年人快速增长的需求。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国内共有各级各类老年大学和老年学校6.2万多所,在校学员800多万人,约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3%,部分老年大学甚至出现了老人连夜排队抢入学名额的情况。事实上,老年人对娱乐以及不断提升自我的需求是老年大学火爆的重要原因。数据时代,网络课程的出现可以更好地满足老年人快速增长的娱乐和学习需求。通过社交软件,老年人可以建立可频繁互动的社群组织,就课堂感受、日常生活等进行交流。老年大学还可采用类似视频会议的方式授课,打破地域限制,进一步拓宽老年人的交友渠道,满足老年人的精神需求。

 

长寿经济的未来

 

从更加广义的角度看,长寿经济的概念不仅仅局限在老年这一年龄段,长寿经济还将触发一系列经济活动,包括为老年消费而进行的筹资与积累,以及为“老有所为”进行的教育投入等,其带动的需求辐射范围将从老年人向更年轻的人群进一步扩展。

 

一个繁荣的长寿经济并不会凭空出现,而是需要全社会为此做出准备。但从当前情况看,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财富上,我们对长寿时代的准备并不充分。泰康和尼尔森咨询公司曾对中国的中高净值人群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当前中高净值人群退休后维持品质生活所需要的养老资金总额平均约为1060万元,然而在调查中,中高净值人群认为自己需要为养老准备的资金仅为437万元,整体上养老准备严重不足。因此一旦到了老年阶段,人们便不得不减少支出,降低生活品质,产生明显的“60岁现象”,即为了追求品质生活的支出出现断崖性下降。该调查显示:60岁人群的品质生活型消费支出平均每年为5.3万元,较30岁人群的该类别支出平均低12万元;60岁人群平均年支出为22万元,较30岁人群的54万元低将近60%。但随着长寿时代更加深入人心,未来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动力努力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好准备,而这类筹资活动及其所衍生出的其他经济活动也将成为长寿经济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并为我们建立更加繁荣的长寿经济奠定坚实的基础。

 

除了财富储备,发展长寿经济还需要提升人力资本,进行终身学习。正如我们此前所谈到的,未来上学、工作、退休的三段论人生模式将被打破,人的一生可能会经历多轮产业和技术变革,因此需要不断更新自身的知识储备,从而适应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人类将会进入终身学习、不断提升人力资本的新模式,我们必须为这一改变的到来提前做好准备。可以想见,新的适应多段工作学习模式的教育行业将为长寿经济不断注入新的动力。教育产业也必将迎来变革,教学内容将从传统的学科知识向更为综合的跨学科知识、工作经验、行业洞见等角度进行转变,线上线下等多种教学方式也将更好地融合,从而更加适应长寿时代对知识更加广泛、更高频率的需求。

 

image.png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china-cjrd.top/archives/2144
来源:中国财经头条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