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员工分红百万,万科拿员工资产往自己脸上贴金,54亿财富飞了

在53.8亿资产捐赠清华大华遭到前员工韩世同举报后,万科与王石双双选择了沉默。其实,沉默也是一种表态:老子就这样干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是的,13.3万员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资产,一步一步沦为王石与万科的玩物却无计可施,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九年前的那场精心安排。

0153.8亿资产到底属王石,还是13万员工?

今天备受争议的53.8亿资产,即2亿股万科股票,主要来源于32年前的一场改革。

1988年,挂在一家国有企业名下的万科进行股改,双方同意,在保留60%国有股的前提下,剩下的40%可以自主支配。王石因种种考虑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股份,于是,这部分股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了全体员工的共同资产,由万科工会持有。

囿于条件所限,紫财经未能获得万科改制初期的资料,但在这份1999年的董事会公告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万科工会经多次稀释后还保持着万科第八大股东的地位。当年,万科工会还出资成立了本次事件中的另一重要角色上海万丰,以便管理其持有的部分资产。

据2002年报,2001年12月底,万科工会在十大股东的排名前进了一位。此后,随着万科债转股或增资扩股,万科工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全员持股不算新鲜,让员工共享企业发展的成果,有助于激励大家努力工作,华为同样在身体力行。

公开资料显示,在华为,员工持股比例高达98%,创始人任正非只拥有不到2%的股份,多数员工一年可分得10万以上的红利,老员工的分红甚至高达百万元以上。华为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十几年时间里跻身全球顶尖通信设备制造商之列,这种独特的股权设计居功甚伟。

万科历年员工是否从这笔资产中获得过分红,紫财经不得而知,但是,十年后发生的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却让他们永久失去了分红的可能。

02以前不超10块,如今让你一次捐三成收入

2011年1月,王石号召全体万科员工把万科工会拥有的资产贡献出来,用于社会公益事业。吊诡的是,万科员工代表大会居然一致通过了这个提议。

紫财经坚信,做公益是一件好事,值得所有人尊重,但具体到一个人,又需要量力而行。在汶川大地震期间,万科因捐了200万而倍受指责,王石公开解释说,万科在内部慈善活动中一直提示普通员工捐款以10元为限,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这有时会引起误解,却是一个理性的态度。

但是,王石全员裸捐的号召完全与其一惯的理念相悖,脸打得不是一般的响。

去年底,万科员工总数131505人,53.8亿元平均到每个人头上约合40911元,同期万科人均年收入不过13.3万元,被捐掉的财富高达人均年收入的三成以上。

过去一年,前五位薪酬最高的人士就拿走了6200万元,极大地拉高了平均收入水平,那些“拖后腿”的员工的实际收入将远低于平均水平,这笔财富对于这部分人显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无法想象,万科员工代表大会“一致同意”该项捐赠的决定是如何出台的。

当我们回看一下万科工会的架构就明白了。以万科工会现任法人代表解冻为例,这位毕业于上海交大的管理学博士历任万科人力资源总监、执行副总裁等职,同时担任着万科的监事会主席一职,仅2019年一年就从万科领走了878.9万元薪酬,还不包括上千万的奖金及股票收入。

你说,这样的人选会顺着王石的意思,还是维护基层员工利益呢?

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商业道德多么高尚,在那场著名的“宝万大战”中,王石为了保护自己对万科的控制权,连最后一层遮羞布都不要了,原本应矜持的万科工会再次刷新了人们的认知下限,弄出各种闹剧竭力帮助王石巩固自己的统治。

03瞒天过海,商场老将的精彩把戏

在拿到万科员工代表大会的“授权”后,万科迅速出资成立了万科企业股中心,并在企业股中心章程中明确规定,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从企业股资产中索取投资回报,企业股资产及其衍生财富,只能用于公益,且这一规定不允许修改。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2014年4月,万科工会把上海万丰所有股份转让给万科企业股中心,两个月后,万科企业股中心又将自己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上海万丰,双方互为对方唯一股东。

经历这番神操作,万科的企业股全部汇集在“上海万丰-万科企业股中心”双子星中,看起来既与万科普通员工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再与万科有一丝瓜葛。

事实上,王石绞尽脑汁撇清的只是万科普通员工,而非万科本身,更确切地说,这轮移花接木后,万科企业股看似没有直接受益人,实际却彻底沦为万科独家筹码。有人会说,王石的每一步都是在阳光下操作的,不可能瞒天过海。

这位纵横商场几十年的老将的智慧正在于此。

紫财经抽丝剥茧一下就好理解了:万科企业股中心的最初出资人是万科,上海万丰同样如此,显然,出资人就拥有指定法人代表、董事、监事等权利,换句话说,在万科退出双子星前,王石有足够的时间从容把自己的人安插进去。

根据天眼查,万科企业股中心的法人代表周卫军,除了万科公益基金会的理事一职外,还担任着万科系多家公司的董事长、董事、监事等职务,上海万丰的法人代表丁福源与之相似,也曾任过深圳市万科工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等职。

正因为如此,在“宝万之争”时,双子星是万科利益最忠实的捍卫者;捐赠清华大学53.8亿资产的决策就成了少数人的网游,普通万科员工鲜有人知晓;在天价捐赠的现场,也只有王石、郁亮等人出席,名利双收,而万科普通员工这些实际捐赠人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无从得知,清华大学获得的是这两亿万科股权的收益权,还是真实的股权,若属前者,在精心设计的股权结构掩护下,王石的把戏就可以一直玩下去了。

04王石和万科终于活成了他所厌恶的模样

得益于这样的安排,韩世同的指控,对于王石连隔靴搔痒都算不上,外界从程序上几乎挑不出毛病,很可能唯一的破绽在于,万科员工代表大会同意贡献出万科股权时,是否指定万科作为该方案的实施方,如果没有就此达成一致意见,万科“主动请缨”做了“好人”,那么,王石就落下了授人口舌的地方,否则,韩世同很难获得法理上的支持。

然而,除了法理外,王石与万科恐怕摆脱不了情理的纠缠了。

在韩世同发声后,原深圳万科总经理车伟清也加入了进来,“你们不能够代表我们,你没有这权利代表我们这批‘老人’把这钱捐出去。”而更多的前万科人、现万科人很可能也在心里发着无声的抗议。

这是一次成功的捐赠。

在这项捐赠中,清华大学是赢家,天降横财;王石是赢家,创立了万科,成功攀登了珠穆朗玛世界最高峰,功成身退后又在中国最知名的大学里收获了一个永远名号,横跨商业、体育、学术三界;郁亮是赢家,53.8亿不仅换来了万科品牌的一次巨大曝光,而且让这片招牌伴随着“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长久地矗立在清华大学校园,接受无数优秀学子的顶礼膜拜。

这是一次失败的捐赠。

一群不差钱、何不食肉糜的主儿无声无息地决定了13万普通人财富的归宿,尽情借花献佛的无上荣光,却让这场捐赠的主角----13.3万万科员工----贡献了人均年收入的30%华夏智能网+后,在掌握响起来的时候,变成了路人甲。

关于当初放弃万科股权的原因,万科官方称:

“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制改造时,创始人团队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股权,是为了避免公司成为少数创始成员乾纲独断的僵化组织。”

真相是,这家公司在王石四处爬山的时候就变成了它所厌恶的模样,在万科工会股“一致同意”装进公益的腰包就变成了它所厌恶的模样,在“宝万之战”中就变成了它所厌恶的模样,在王石退休后依然领着1000多万年薪就变成了它所厌恶的模式。

万科应该感谢罗志祥,一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分手案成功让全国网民转移了视线。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4848601078360231&wfr=spider&for=pc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china-cjrd.top/archives/219
来源:中国财经头条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