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问道丨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箭在弦上

聚焦银行业数字化转型

编者按 当金融科技在全球范围内风起云涌之时,银行则借此不断加快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银行业如何通过科技赋能、构建开放生态来应对新一波的冲击和挑战,我国如何进一步探索未来开放银行的发展路径,成为当下值得探讨的话题。

综述?

图片来源:新华网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姜业庆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识别、云计算、大数据等科技水平的发展,传统商业银行越来越意识到如何运用这些科技手段来提升服务水平及服务效率的重要性。尤其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得商业银行在依托现有金融科技力量在强化线上服务的同时,也日渐认识到大力发展金融科技、拓展线上服务渠道、加速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  

迫在眉睫

  “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已经迫在眉睫。”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樊志刚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当前,对银行来讲最突出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支持实体经济,一个是风险控制。在这两方面,商业银行已经并且正在作很大的努力,但是屡屡受到批评与误解。通过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两个问题,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小微金融等。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容忽视、面临风险比较大的情况下,银行在积极支持小微等企业发展的同时,还可以通过数字化进一步提升风控的技术。

  中国银行业协会研究部副调研员王丽娟也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银行业、保险业纷纷借助技术手段,将线下业务逐步向线上转移,通过科技赋能助力企业正常运行。有人欢喜有人忧——有的企业遭遇转型阵痛,而有的企业则并无影响,反而迎来新的发展契机。此次疫情只是一个推动前进或变革的变量,眼下金融企业或许更应该思考的是未来之路怎么走。

  其实,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就联合发文并要求金融机构要加强全国范围特别是疫情严重地区的线上服务,引导企业和居民通过互联网、手机APP等线上方式办理金融业务。

  业内人士分析,金融科技正在深刻影响行业发展。从金融业人员结构来说,诸如传统银行网点、柜台人员数量在下降,而科技类技术人员比例则在上涨,各银行部署智能终端来代替传统柜台服务模式,探索网点数字化转型,客户识别、服务、营销、评价等网点经营管理全流程数字化,在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大数据等新技术支撑下,产品、渠道和服务场景以更高效的自动化流程服务客户。

  在智能风控方向,利用海量金融数据进行智能分析,提供决策参考,使得消费信贷利用金融科技实现了升级。这种卓越、高效的金融服务,背后驱动力在于数据。以数据作为驱动,通过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相结合,提升流程效率,构建新的金融服务体系,使“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战略得以实现。

  普华永道中国内地金融业合伙人王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上市银行2020年的经营业绩、资产质量、负债管理等方面带来诸多挑战,但它也催化了金融的数字化发展。未雨绸缪、常备不懈是上市银行进行防疫与应变的关键。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下,上市银行应大力推进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加速金融科技的赋能转型,将科技金融放到战略定位的高度,深化转型战略。”

各显神通

  本报记者了解到,各商业银行机构已经在这场关乎未来的竞赛中投入了大量资源。根据相关年报数据显示,国有大行和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投入基本都在10亿元以上。中国建设银行在2019华夏智能网年共计投入了176.33亿元用于科技领域,成为了所有银行当中科技投入最高的银行;招商银行的科技投入是占营收比重最高的银行;平安银行在年报中指出,2019年该行IT资本性支出及费用投入同比增长35.8%,其中用于创新性研究与应用的科技投入为10.91亿元。

  由此看来,银行机构十分重视数字化转型的基础设施建设,金融科技在应用层面已经全面开花。毕竟,银行赛场犹如球场,疫情好似中场哨。上半场,银行像是全攻全守打法,伴随着经济增长周期和监管哨声的节奏,靠比拼体力的“规模+息差”来驱动,谁身体强谁占优势。那么下半场,面对息差收窄、技术更迭与竞争加剧,将是细化战术、坚持意志、比拼技能的时刻,无论是大型银行稳健的“防守反击”,还是中小银行“小快灵”打法,靠数字生产要素驱动的“精准战略定位+高效经营执行”决定成败。  

转型路径

  当然,尽管我国的商业银行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一定的步伐,但也面临着一些挑战。

  樊志刚告诉记者,制约中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因素可以列出很多,包括体制机制等,但是樊志刚认为,最直接、最直观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人才问题。特别是对大银行来讲,科技人员占比还是比较低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数字化的转型进程。目前针对这一问题,各家银行也都在不断招收更多高水平的科技人才。另一个是技术研发问题。不可否认,数字化技术本身还存在着很多障碍,一些技术还存在安全性、可操作性等方面的问题。

  未来数字化转型,应该从哪些重点领域进行突破?樊志刚认为,一是解决人才问题,加快构建和培养一支庞大的科技队伍,特别是对国有大型银行来讲,传统的人才主要是以金融学、财经类专业背景为主,而科技类的人才比较少,数字化方面的人才更是稀缺;二是积极进行跨界合作,拓展合作的深度与广度;三是推进数字资源的标准化建设,解决好技术与数据不能用、不会用,甚至滥用的局面。

  王丽娟也提出了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应继续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坚持以客户为中心来加强科技与业务融合、打造开放共享平台,构建合作共赢生态的看法。王丽娟认为,在头部商业银行继续发力金融科技,向数字化银行转型的同时,一些中小银行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的“知易行难”,如中小银行数据治理仍存在一定的问题,数据孤岛等现象仍不同程度的存在。因此,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一方面要积极学习先进数字化转型银行的经验,并结合战略规划对本行相关业务进行调整,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借助外力进行技术赋能,减少成本支出。

  今后,商业银行仍须进一步深化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在体制和机制方面进行改革,通过流程的再造和优化从过去的部门管理模式向流程管理模式转变,同时注重科技与业务的融合发展,更好地提升产品的竞争力和便捷性,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拉近银行与客户的内心距离。

案例?

驾驭金融科技战略的“建行范本”

图片来源:新华网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姜业庆

  无论是传统银行还是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科技都是通往未来的必经之路。相比互联网公司,传统银行在金融科技的战场上并不占优势,然而中国建设银行在通向金融科技、迈向数字化转型的路上却“逆势崛起”,成为变革中的先行者和佼佼者。

  “作为建行的三大战略之一,金融科技战略已经见了成效,在逐步进入释放产能的阶段。”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日前在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这次疫情也是对建行金融科技战略和数字化经营能力的一次全方位压力测试。

  近年来,建行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要求,大力推行金融科技战略,积极探索数字化经营模式,在这次疫情期间,建行依托金融科技系统和手段的支撑,员工居家可远程受理业务,授信审批,保障了日常运营。线上提供各种金融产品和服务,为客户释疑解惑,精准支持。以智慧政务平台为政府机构和社会赋能,助力进行智能社区管理,物资派送和居家购物服务等。这次的疫情,因为有金融科技的支撑,建行实施了数字化经营的模式,业务经营和管理总体上来讲受到的影响比较小,疫情发生以来,建行展现出大行担当,累计为疫情防控发放相关贷款超过900亿元,发起设立50亿元抗击疫情稳定发展基金,为湖北等疫情捐款捐物累计接近3亿元。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作为投入金融科技最多的银行,建行的“5G+智能银行”已经渐入佳境。并且,建行已经引入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技术(RPA),建立国内首个企业级RPA管理运营平台,敏捷研发业务应用场景100个,实现人工环节自动化、风险环节机控化。目前,建行正在打造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服务平台,提升“5G+智能银行”服务功能,已经完成新一代核心系统在29家海外机构的推广,引入工商、税务、社保、司法涉诉等外部数据131项,嵌入风险防控、信用卡管理等40多个业务场景。据悉,目前,建行在运行自助柜员机86767台;投入运营自助银行27126家,其中离行自助银行12757家;在运行智慧柜员机50135台,支持对公对私业务办理。

  当趋势已经形成,是与否的抉择已经悄然变成了快与慢的差距。早在2010年12月份,建行就启动了“新一代核心系统建设工程”。2018年,建行又在“新一代”建设形成的坚实基础上,提出金融科技战略,持续强化科技能力为业务发展赋能。建行的金融科技战略简称TOP+。其中,T(Technology)代表科技驱动,以技术和数据构成双要素,双轮驱动金融创新;“O”代表能力开放;“P”是平台生态,构建平台,连接平台,站在平台联平台,共同构建用户生态;“+”是鼓励创新、包容创新的机制与文化,实现面向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2019年初,建行提出了开启数字化时代的“第二发展曲线”。

  目前,建行拥有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在内的三大渠道,搭建起了“善融商务”“悦生活”“惠生活”三大平台,引进了大数据、“金融云”、智能客服三大智慧技术,正在逐步拉近与互联网领先企业的体验距离;成立了建信金融科技公司,从体制机制上自我革新;成功推出“蓝海项目”,搭建起长租市场生态环境,用非金融平台生态对接金融服务功能,实现金融创新。

  当然,无论是数字化转型,还是加强金融科技方面的运用,最终的目的是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小微金融等。而建行支持民营经济和小微金融的利器,一是数据,二是科技。通过升级改造原有IT系统,采用灵活、通用的技术架构,建立完善的数据规范体系,实现客户信息统一管理和产品的快速创新,有效支持实体经济。

评论?

加快银行业数字化进程

图片来源:新华网

■ 张钦晨?

  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变化可谓是方方面面,不仅如此,还深刻地改变一些行业的发展方向、加快了很多领域的改革进程。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非自今日始,但疫情的不期而至仿佛球场上的“临门一脚”,迫使很多银行加快将线下业务转移至线上,通过科技赋能助力企业正常运行。

  银行业数字化是科技进步的产物,可以从两个视角理解。从银行视角看,数字化主要是运用人脸识别、大数据风控、智能客服等技术,实现业务流程的在线化、自动化和业务的数据驱动。从客户角度看,银行数字化则包括金融服务获取流程、应用场景在线化,办理业务更加便捷。

  银行业数字化具有传统银行业无可比拟的优势,已经成为很多银行的发展战略,是银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

  将数字化转型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是因为业界认识到了数字化的价值。首先,数字化直接降低了银行的运营成本。数字化弱化银行网点运营模式,减少物理网点数量,节约人力成本,增加利润。其次,风险成本得到有效控制。大数据和云计算相关科技手段在风险管理领域进行全方位应用,依托海量数据和自主研发的反欺诈系统、信用风险决策模型、大数据挖掘体系等,银行可对不同客户制定不同的贷款利率,实现风险的有效控制。另外,客户的个性化、多样化需求得以更好满足。数字化时代打破了客户边界,银行可以通过数字化渠道触达所有客户群体,对标长尾人群和小微企业,提供差异化的优质服务。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说过,目前,中国银行业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但数字化之路依然漫长且充满挑战。除了潘光伟提出的“面临传统银行体制机制上的掣肘”“缺乏数字化思维”“科技人才储备不足”的三大问题,现阶段银行业数字化可能还面临银行业界、管理层、部门间缺乏共识导致协作界面不够清晰的问题,权责不明细、资源调度能力不够同样限制了银行数字化的发展。

  机遇和挑战并存。适应和满足客户的需求,银行业怎样把握住方向成功转型,又怎样拥抱数字化前景都是需要我们思考的。

  对于银行来说,充分发掘数据价值是深入推进数字化的基础,银行应更好发掘和应用内外部数据。过去,银行内部积累了大量客户数据,但传统银行各业务部门之间互通的只有账户信息等基础数据,用户行为数据等则缺乏统一标准和有效打通,导致数据利用度很低。数字化时代对银行数据能力要求更高。以普惠金融业务为例,客户投放、反欺诈、授信定价、贷后管理等流程均要从人工经验驱动向数据驱动转型。尤其是反欺诈和授信定价环节,如果能有效调动全行数据,将大大降低风险。数字化转型,不是靠单纯的自主可控、成立科技公司、启动云计算战略就能一蹴而就。真正转型的第一步,应该是从企业管理层和科技部门管理者的思想上进行变革,仔细分析当前现状,重新梳理和规划。

  对于银行业来说,数字化转型需依托于数据治理。2018年5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强调了数据治理架构的建立,明确了数据管理和数据质量控制的要求,还明确了全面实现数据价值要求,要求加强监管监督,与银行的监管评级挂钩。后续的政策、法律要及时跟上,在银行业数字化进程中,尽量保证政策先行。同时,银行业要抓住5G商用机会。5G商用使得万物互联成为可能,届时可以获得企业行为的大量精细化数据,以有效应对不良率稳中有升的问题,更好服务中小企业。在后疫情时期更好肩负起银行业的责任,与中小企业共克时艰。

  当然,数字化并不是万能的、普适的。银行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也要考虑实际业务发展情况。针对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不同需求实行不同政策,警惕“一刀切”式解决问题。

  不止银行业,保险、券商,乃至整个金融业都在发生变化。数字化浪潮和疫情影响要求所有人辩证思考,认识金融科技的危与机,把握机遇、直面挑战,成为金融改革的“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主 ?编丨毛晶慧 ? ?编 ?辑丨马? 原


文章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wm/2020-04-28/doc-iirczymi8779513.shtml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china-cjrd.top/archives/567
来源:中国财经头条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