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李扬: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

李扬: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

财经纵横

★★★★★

我讨论的题目是“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在这个总题目下,我主要同大家分享对四个问题的看法,因时间有限,我主要谈观点,不展开论述。

在阐述这些看法之前,首先简要说明一下我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看法。我总的感觉是不乐观,而且是非常不乐观。我用新型长期衰退来概况当前的全球经济,一是说我们面临长期衰退,二是说这种衰退非常特别,我们过去没有遇到过。在这次疫情大爆发之前,2019年的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都已呈下行趋势。结果,屋漏偏逢连阴雨,冠状病毒汹汹而来,整个经济的运行被推出了正常轨道,下滑到了更低一级的轨道上。

应当清楚地看到,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全面且巨大。大致概括起来,主要体现为7个方面的冲击,即:需求冲击、供应冲击、金融冲击、生命损失的冲击、劳动力市场的冲击、中小企业破产的冲击以及全球产业链冲击。这些冲击中任何一个都不容易对付;七个冲击叠加,当然压力更大。这些冲击将在中长期内影响和冲击全球的经济增长动能和发展潜力,把全球经济推向一个水平更低的增长轨道。4月9日,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在为IMF与世界银行远程春季会议发表揭幕演讲时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经济将急剧跌入负增长,全球预计将出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后果。我基本上同意她的看法。

基于以上背景,我想同大家分享四个看法。

一、研究当前形势的方法

大家知道,从事研究,第一重要的是方法。各种各样的结论,背后都有某种方法在支撑着。那么,面对疫情冲击这一新局面,怎样的分析框架是最适合的呢?最近我看了一些材料,也做了一点思考,我认为,疫情经济学可能是最适合的分析方法,更准确地说,在各种分析方法中,疫情经济学可能最具针对性。我概括一下,分析疫情蔓延下的经济运行,有三个要点。

第一,当前,一切政策产生作用的前提,是疫情能得到控制。如果不能优先应对好控制疫情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不能有效对付病毒及其传染,包括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在内的所有政策都将归于无效。

第二,由第一点可以自然地得到这样的推论:经济衰退成为目前应对新冠疫情的一项公共卫生措施。这是因为,我们所采取的所有措施,或者阻碍了人们工作,从而加剧了供应端的衰退,或者阻碍了消费,从而加剧了需求端的衰退。这意味着,在目前的情形下,经济衰退是正常的,是有意为之且不可避免的。这就将危机的医疗因素、人口因素与经济因素密切联系在一起了。

第三,疫情中形成的一些产业链的断裂,可能永远不能恢复。如果疫情持续较久,则疫情结束后的经济,将被全面推向比疫情前更低的增长轨道。

基于以上三点,主要结论是:面对疫情,防疫是压倒一切的目标。在这里,不像其他领域和正常时期,根本不存在诸目标之间的权衡,亦不存在与其他经济政策目标的“替代”问题。在保证实现控制疫情这一目标的基础上,经济政策只能聚焦于防止经济过度衰退上。在这个意义上,目前各国采取的“刺激计划”,本质上都是“保护计划”。这些计划需要为各类员工、企业、银行以及生产网络提供保护。此外,它也需要激发人们对于经济终将恢复正常的信心,同时为经济上需要帮助的公民提供保护。

我最近同很多人讨论过这个问题。近来,国内很多地方开始复工,用电量也上去了,但是复产的情况非常不乐观。有人说这种复工不如不复,而我要说的是,复工哪怕不复产也好,灯亮着说明单位还在,人还在,大家希望还在。我们必须明确:在疫情蔓延期间,政策的指向恐怕不是刺激经济,而是要维持企业生存和人口就业。活下来才有希望,活下来就有希望。因此,尽可能维持企业运转,致力于恢复信心,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我以为,这是我们研究当前形势的分析方法。

看一看4月9日美联储公布的政策声明,有助于我们理解这种分析方法和由此产生的政策立场。美联储的声明称:当前最优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公共卫生危机,货币政策的职责是在此经济受限时期,行使全部权力以提供救援和稳定,所采取措施要“强有力、积极主动甚至有攻击性”,确保经济在疫情结束后能够强有力复苏。不难看到,这里的重点在于保持稳定和恢复信心。我们看到,从3月初展开规模空前的一体化救市措施以来,美国的财政金融政策的救助触角已经伸到了经济的每一个角落,救助对象也广泛包括了住户、企业、州和地方政府等一切主体。仔细分析这些举措的导向就很清楚,维持生存是第一要务。放眼世界各国,莫不如此。这种政策逻辑,值得我们认真分析和借鉴。

二、对策要点:就业优先、生存为要、民生为本

根据前面的分析方法,抗疫时期整体的政策要点就可以概括为三句话,即:就业优先、生存为要、民生为本。这几个要点,是前面讨论的合乎逻辑的推演。环绕上述目标的对策,堪称汗牛充栋,诸如财政方面的减免降税和各种补贴,社会政策的免租金、发救济,货币金融政策的加贷款、降利率等等。这些都十分重要。

其一,要切实支持中小微企业。大家都知道,中小微企业关乎就业,间接地关乎社会稳定,其重要性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分。我们也看到,从疫情开始之时,从中央到地方,几乎每天都有支持中小微企业的措施推出。但是,广大中小微企业仍然未获得真正的实惠。其实,这种“好政策不落实”的情况,近年来广泛存在。个中原因,需要认真分析。在我看来,主要问题是两类。一是制度问题、意识形态问题。凡是做过小企业调查的都知道,在中国,中小微企业大多是民营企业,它们在中国得不到有力的支持,是因为针对中小微企业的高门槛、玻璃门等体制机制障碍,是因为陈旧的意识形态在作祟。二是技术问题。中小微企业在发展进程中,信息、技术、信用、管理、人才等,都十分缺乏。从这些层面上给中小微企业以支持,可能比资金更重要。再就资金来说,这些企业对形成权益的投资可能需求更大。目前,广大企业的生存都遇到问题,你却硬要把贷款塞给它们,尽管财务成本很低,但是,企业能否存活都是问题,再承接额外的债务负担,岂非荒唐?我以为,我国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到了认真改革的时候了,疫情的蔓延,使得问题更紧迫。

其二,积极推行以“赈灾”为基本导向的公共工程。近来,大家对老基建、新基建的讨论甚多。这说到了问题的点子上。因为,在可见的未来,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出口负贡献、国内消费负贡献,都将成为长期现象;增加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唯一途径。强调投资,与创新驱动并不矛盾,这是因为,任何创新,其第一个经济过程都是投资。继续依赖投资拉动,必须解决好两大问题,一是投什么,二是钱如何筹?

投资领域的选择,核心是要确定增长优先还是就业(民生)优先。长期以来,我们的经济发展是增长优先,所以,投资的主要领域是“铁公基”。2008~2009年应对全球危机,走的仍然是这个路子。很长时间以来,主管当局的主导看法是,有增长就有就业,就业目标可以被增长目标覆盖。应当说,在高速工业化过程中,这样处置两者的关系是可以理解的,也有一定合理性,但是,工业化基本完成,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不断提高之后,增长和就业的关系就不能相互覆盖了。主要的趋势是:有就业就一定有增长,而有增长,但不一定就有就业。鉴于此,“就业优先”终于写进了中央文件,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和宏观调控的主导目标。

我以为,抗疫期间,更要不折不扣贯彻就业优先原则,重点解决多数企业的生存问题和大多数人的吃饭问题。此次疫情以冷静的事实告诉我们:原来社会上有那么多的人是挣一文吃一文的,原来绝大多数人是没有财产收入的,对于这些人来说,没有就业就可能饿肚子,这当然也包括广大的城市“月光族”和工薪阶层。所以,施行广义的以赈灾为内容的公共工程,应当成为我们投资拉动的政策取向。

在具体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愿意同大家一起学习几年前习近平主席关于产能过剩、国土整治和城市基础设施问题的重要讲话。习主席讲话的大致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致力于像欧洲那样将国土整治一番,如果我们致力于向欧洲那样,全面完善城市基础设施特别是地下基础设施,中国的投资将还要延续几十年,因而根本就不存在产能过剩问题。当然,这里的关键是通过投融资体制改革,解决好这些社会基础设施投资的筹资机制问题,解决好实体经济领域中的供应和需求都客观存在,但苦于不能配对问题,从而将严重过剩的钢铁水泥等变成发达的基础设施。今天,是我们认真落实这一战略的时候了。

在这个总方向下,我大致列了四个领域。一是基建,特别是大家热议的“新基建”,应当成为投资重点,这关乎中国未来的发展,关乎中国发展的科技含量。二是环绕城乡一体化和乡村振兴战略,大力进行国土整治。这里的核心,是改变传统的城市化理念,以建立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为核心,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三是在城市里特别是特大和超大型城市里,以公共卫生和防疫为突破口,全面提升和完善城市基础设施。这次疫情中我们知道了一组数字,令人震惊。新加坡人口不足600万,共有889间发热门诊,这使得它面对疫情,能够“佛性”地应付裕如。相比而言,上海城市2千多万人,疫情前只有117间发热门诊,抗疫期间紧急增设了182间社区哨点诊室,加起来仅及新加坡的三分之一。北京人口也超2千万,发热门诊比上海还少。须知,人口超千万,密度又高,可能产生各种我们不了解的公共卫生和公共安全问题,新冠肺炎只是这些风险中的一例。为应对这些问题,全面提升城市的基础设施质量和数量,已经刻不容缓。四是全面提升城乡教育水平。2019年世界银行有一个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集中阐述了科技的发展已经改变了企业形态和就业格局,使得“打零工”成为社会的常态。为了跟上这个华夏智能网变化,各国应集中经济资源,改革现有的教育体制,建立终身学习机制,发展中国家更应以强烈的紧迫感投资于自己的人民,特别是投资于健康和教育这两类人力资本的基石。在这些方面,我们可以说刚刚起步。

三、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

(李扬:长安街读书会主讲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更多精彩请点击

长安街直播

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网、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原标题:《「财经纵横」李扬: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


文章来源: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986430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china-cjrd.top/archives/79
来源:中国财经头条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